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入市指南 > 藏品百科 返回列表
东方墨彩·华美再现——品读艺术大师张大千的石版画


1498175760_7156_afile.jpg


        张大千先生是20世纪画坛极具影响力及传奇色彩的知名艺术家,不仅擅长中国山水、花鸟、人物画,以及书法和篆刻,对诗词、鉴赏、画史、画论等亦有深厚修养和精湛研究。他一生画风多变,敢于创新,其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晚年又发扬创新了中国画泼墨与泼彩等传统技法。作为一位自幼受到中华文明熏陶的艺术大师,张大千先生在青年时代以摹古入手,从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传统艺术大师的作品。从临摹到仿作,几与真迹无二,令人难辨真假。虽为后世人所诟病,但也体现了其在临摹古人之绘画技巧方面所达到的精湛程度。

        1941年3月到1943年6月,张大千以常人所没有的勇气和毅力,历时两年多先后两次远赴敦煌临摹魏、唐、五代、宋、元等各朝代壁画276幅,是当时国内专业画家中临摹敦煌壁画的第一人。经过了千年艺术宝库的滋润熏陶之后,大千先生的画技日益精湛。20世纪50年代,张大千旅居国外,开始接触西方各种现代绘画艺术风格,并因此触发他对中国绘画发展的思考,画风也因此不断创新演变。特别是其晚年创作的《长江万里图卷》《庐山图》等为代表的巨幅泼墨泼彩山水,以“墨破色,色破墨,墨中有色,色中有墨”的艺术特点取得了“奇伟瑰丽,天地融合”的意境和感染力,奠定了他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地位和在世界艺坛的影响。张大千先生一生画作甚丰,本文着重从版画艺术的角度赏析大千先生于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所创作的一批具有浓厚东方艺术审美意境及个人特点的石版画艺术作品。

        石版画艺术起源自18世纪末,是在打磨平整的石版上由艺术家用特种铅笔和专用药墨作画,再利用油水相拒的原理施印成画。二战后,石版画在美洲、亚洲等国家的院校和专业工作室得到广泛推广,成为一门新兴的艺术门类,并产生了许多石版画名作。张大千先生在国外旅居期间曾与毕加索在巴黎会晤,并得到毕加索馈赠的现代抽象艺术作品石版画《西班牙牧神》。之后受到启发,在友人的帮助下开始尝试制作西方的石版画,先后制作出版过共两套11张(包括有山水、花卉、翎毛、动物等各种题材)具有东方艺术特点的石版画。

        据《张大千年谱》记载,张大千第一次制作石版画是于1973年在友人W.B.Fountain的鼓励下,于美国加州制作并出版的一套彩色石版画《张大千形象》(TheImageofChangDai-Chien)。系列作品中每张版画背面均有编号,在中文提款外每张版画依惯例由张大千在画下以铅笔签上英文姓名(ChangDai-Chien),采取公开限量发行,并于美国加州旧金山举行“张大千形象版画展”。

        从大千先生所作的第一套石版画作品来看,他在这个时期还处于实验阶段。系列作品中虽从画名、题材、构图、技法、表现意境等方面仍然深受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但也表现出大千先生在石版画这一现代西方艺术媒介中初步融入了他独创的泼墨、泼彩等中国画技法。像这套作品中的石版画《白荷》就有很鲜明的中国画特色。画面上方一朵盛开的白色荷花在泼彩荷叶的映衬下格外妖娆。荷花花头以淡墨墨线勾成,重墨提尖,荷花周围的宽硕荷叶则以中国画大写意的泼墨泼彩技法纵情挥洒。挺拔、洁白如玉的荷花与花朵周围斑斓流淌的色彩墨色交相呼应,形成浓淡层次的对比,丰富了画面的节奏变化。《白荷》的线条雄强劲健,泼墨赋彩浓淡相宜,布局以势取胜,构图“起交破”分明。花叶翩翩如应乐跃舞,画面动感十足,充分表达了“出淤泥而不染”“君子之风、其清如许”的“白荷”这一个性鲜明的审美意象。

        1974年,发行公司因市场反响热烈,遂要求张大千再度发行第二套命名为“驰名世界的张大千”(TheMaster-worksofChangDai-Chien)的石版画,计有芍药、朱荷、红叶小鸟、秋涧、猿戏、晚归图及芍药牡丹等6幅,各印制170套,并于1975年3月26日至4月26日在美国加州旧金山Walton画廊举行画展。张大千先生这两套中西融合的石版画生动独特,问世后立即广受关注,空前轰动,世界各地美术馆、博物馆及收藏家争相收藏。

        张大千先生在创作中始终坚持东方传统文人花鸟画的象征性原则,长于“以少胜多、以物抒情”和意境表达。这种与西方画家迥然不同的艺术理念,驱使他努力从观念及技法方面将西方版画这一外来画种同东方艺术情趣与中国传统文化审美特点相结合,探索创造出不同于西方石版画的语言体系和中西绘画交融贯通的艺术新路。

        石版画用以制版的石版石,是一种含多量碳酸钙成分的德国产天然石灰石。这种石料质地松软,易于打磨,版面具有无数均匀细孔。在这种版面上作画时既可以使用光洁的石板制作出细腻的基调,也可以使用带有毛刺的石板制作粗犷的基调。西方画家通常依据石印术的制版原理,使用含有脂肪酸的油质材料绘制图像。张大千先生一改西方画家制作石版画依赖素描草图进行创作翻制的习惯,运用中国画的传统技法,以手腕悬提毛笔中锋直接在石板之上作画,呈现出的是浓重如焦墨一般晕染的墨色山峦轮廓。他采用了特殊的汽水墨,如同蘸取中国墨汁一样在石版上画画。他自创了应对石版画材料的方法,以便能够更好地得到水墨纹理,模拟出中国山水画墨色淋漓的丰富效果。画面中粗细浓淡变化十分丰富,晕染层次变化十分优美,颇似中国画中“浓淡干湿、泼破积烘、水晕墨章、如兼五彩”的墨法。“驰名世界的张大千”中的套色石版画《晚归图》,山水不设颜色,山体不见勾勒、皴擦、点染等传统笔法。他用汽水墨笔触层层沉淀形成浓淡、干湿的变化,效果抽象而又写意自然。山的左上方寥寥几笔写出了房子、树木,下方大片空白处勾勒出两叶扁舟,上载悠闲而坐的二人。未画山而传达出了山的伟岸体积,未画水而充满了流动的气韵。高耸的房子和逍遥的扁舟象征性地表达出文人渴望回归自然的心情以及东方艺术追求“天人合一、气韵生动”的超妙境界。正如毕加索与张大千见面时所说:“中国画真神奇。齐白石先生画水中的鱼,没一点色,一根线画水,却使人看到了江河,嗅到水的清香。真是了不起的奇迹……”

        如果说齐白石的绘画艺术作为文人画民间化的转型代表,那么张大千则代表着20世纪中国传统文人画家在面对中国传统壁画的语言形式及西方绘画表现技法时的自省。随着张大千先生在世界各地参加的展览越来越多,他发现传统的中国水墨画在世界级的博物馆中展出时,无论是从尺寸,还是视觉力量上比较“吃亏”。于是,他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主动吸收西画优点,反复尝试在作品中创造性地应用西方版画技法,并将中国画的笔墨设色加以融合。这些融西方半抽象与写意画法为一体的石版画作品见证了大千先生以现代绘画形式弘扬中国传统水墨魅力的创造性突破。他将西方彩染之精粹融于中国山水画情境中,从而实现了东西方艺术的跨界交流。这些石版画中色与墨巧妙地相融相间,创造了现代石版画的新风貌,使东方石版画得以凭借独特的面貌和神韵跻身于世界版画艺术行列。只是相对于张大千一生留下数量巨大的水墨画作品,他的石版画作品实在稀少,由于流散海外等原因一直未被国人所熟悉。今天的我们,虽然只能从照片中看到那一幅幅运用泼墨泼彩、中西合璧的精美作品,但他的开创精神与敬业态度,至今让人景仰不已。







(本文转载自:吉林日报)

合作伙伴
1
3
4